墨玉清欢

主放全职相关。
韩叶本命,目标是为他们写遍所有paro
强强CP死忠爱好者。
感谢关注。
谢谢你们的每颗小红心。

《全职高手》同人 韩文清X叶修 强强 军文梗 肉文

韩文清和队友冲进蓝军指挥部的时候就看到叶修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笑眯眯的抽烟。

这是演习第四天,韩文清所在部队作为红军潜入蓝军指挥部施行斩首行动,红军大部队在地面上与蓝军大肆交火,双方不约而同地都派出了精兵摸进对方指挥部施行斩首行动,当然,能不能找得到,能不能成功摸进去斩首,就各凭本事了。

当韩文清和队友绕过岗哨尽量低调的摸进指挥部的时候就看到叶修那副好像是早就等着他们的样子。

暗地里一咬牙,韩文清没有犹豫的时间,扑上去勒住叶修的脖子,军刺抵在叶修大动脉上,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淡定。

“首长,对不起您已经阵亡。”一边说着拧开了叶修的烟雾器。韩文清还在纳闷为什么这么容易,甚至叶修没有说一句话或者作任何反抗,只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蓝军指挥部已经瘫痪,演习结束也不是遥远的事情了。

韩文清松开叶修,把军刺重新别进靴腿里,转身招呼队友准备撤退,没想到听到身后一声响,而他的烟雾器随着响声也被打开。

“……你?!”韩文清一愣,然后面无表情的回头看叶修,“首长,您违反了演习规定,你身为阵亡人员已经没有行动能力。”

叶修嗤笑一声,叼着烟咬字有点含糊,挑眉看着韩文清没什么表情的脸,“如果真的战争中,我会毫不反抗么?同归于尽的能力我还是有的,如果你想告我,请随意,少校同志。”

韩文清对这种近乎耍赖的说法无语,但是他死了就是死了,他可没有叶修那么厚的脸皮,告诉队友撤退,他卸下头盔,这种时候他也没什么可计较的了,红军胜利也不过就是时间的事儿,不过……

“有必要么。”韩文清看着叶修那张笑的云淡风轻的脸,不明白这个人怎么就能一直这么笑。

叶修穿着军靴碾灭烟头,起身蹲在韩文清面前,眉毛一挑,语气里带了点挑逗,“怎么老韩,你就不想我?”说着上下打量了下韩文清,后者在山里窝了四天,当然形象好不了哪去,一直板着脸没说话。叶修啧啧着,“我看你这副禁欲的模样也做不出自己打手枪的事情,不是把你憋坏了吧。”叶修靠近那张画满了油彩的脸,一字一句的在韩文清耳边呵气,“不、想、干、我?”

韩文清猛的扑倒叶修,咬牙,“叶修!这可是在演习!”叶修顺势躺在地上,乐呵呵的摸了摸韩文清的脸,“演习怎么了,我为了给你创造机会都违背演习规定了,怎么,难不成你真是憋久了都硬不起来了?”再淡漠的男人,也绝对不能容忍对自己那方面的质疑,近乎凶残的咬上叶修的双唇,韩文清恨不得把眼前的人吞吃入腹。

这个人怎么能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当时他们俩在未来路线上的闹分歧时他也是这么轻描淡写的说我准备走军官,而韩文清选择了特种部队。

越想越气的韩文清又忍不住咬了叶修一口,叶修“嘶”的一声偏头,“老韩,特种部队怎么还教咬人啊,难不成把你们当成某种动物训练了?”韩文清本就不善言辞,只能更加凶狠的堵住他的嘴不让那些话再冒出来勾火,一边在他嘴里攻城略地,一边抽出掖在裤子里的军装常服,手伸进去抚摸打转,碰到胸前红果大肆蹂躏,直到红果被揉的发红发硬。

“我告诉你,不光教了咬人,还教了怎么干你,请,首长检阅。”韩文清哑着嗓音,热气喷在叶修耳根,说完一口含住耳垂,舔舐轻咬百般玩弄,直到听到叶修无法自抑的一声低吟,韩文清才放开了可怜的耳垂,还算冷静的一个扣子一个扣子解开军装常服,本应庄重严肃的军装此时反而带了点淫靡的意味,这种视觉上的刺激让韩文清瞳孔一缩,不自觉的吞咽着口水。耳边是叶修带了情欲的低沉嗓音,此时显得格外性感,热气喷在韩文清脸颊上“怎么样,制服play是不是特别爽,嗯?”叶修一边刺激着韩文清,一边有点粗鲁的解开武装带扔到一边,扒开迷彩服就摸了进去,手下坚硬而又温热的触感让叶修舒服的眯起了眼睛,顺着腹肌一路向下,身下的欲望早已硬的发烫,毫不犹豫的握上去,就听到韩文清下意识的抽气,叶修挺身附在韩文清耳边,轻笑,沙哑的嗓音带了点诱惑,也带了点挑衅,“来尽欢吧老韩。能不能把我干爽就看你的本事了。”韩文清不说话,抽掉对方皮带,顺着伸进去也握住对方下身撸动抚摸,一边再次吻上叶修,吸吮对方探过来舌尖,纠缠起舞。叶修微微昂起头回应韩文清,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着嘴角流到脖子,随即滑入军装里不见踪影,场景简直淫靡到极点。

“嗯……少校同志……嗯……训练效果嗯不错……继续努力……嗯啊”叶修一边低笑一边不自觉的喘息,引来的是韩文清愈发凶猛的动作,因此叶修再也没机会说出什么,大脑里混成一团浆糊,韩文清看着叶修沉浸在情欲里的模样,平日里只顾着嘲讽的嘴如今略微红肿,只能溢出一声声低吟,韩文清勾起唇角,笑容很淡,但是眸子里多了点柔情,只不过叶修没心思去看了而已。

想了想,韩文清动作干脆的扒下了叶修的裤子,叶修一惊,眸色清明了不少,低声道:“我操,老韩你不是在这想做到底吧!”韩文清罕见的回讽了一句:“首长为了创造机会都违反了演习规定,不做到底不是辜负了这份心意么。”叶修一顿,索性也放开了,没脱靴子就把双腿盘上韩文清的腰部,还像模像样的挺动臀部,眯着眼,笑了,“那就来吧,反正离演习结束不远了,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大不了咱回家种地去。”

韩文清神色里无奈一闪而过,吻了吻叶修唇角,“回家种地就不能玩制服了。”一本正经的说完,韩文清就身子向下缩,将叶修的欲望吞进了嘴里。

叶修被这么一激差点直接缴械,报复性的向前挺动,韩文清从善如流的努力吞咽,温热紧致的触感让叶修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双手插进韩文清的发间,缓缓摸索着,又不禁把韩文清的头向下摁,身子一僵,终于在韩文清的嘴里彻底缴械。

发泄完的叶修有点懒洋洋的,就差没再点起一根烟了,“老韩我可没有随身带卫生纸的习惯。”韩文清喉结一动,直起身贴上叶修的唇,用行动告诉叶修他不需要卫生纸,腥膻的气味在二人口中传递,叶修知道韩文清还硬着,拍拍肩膀让韩文清直起上身向后仰倒,韩文清多了点期待,他知道叶修一向花样比他多,他是个军人,习惯了直来直往,在那方面也只是会那几样,也幸亏叶修从没有嫌弃过他。想到这,韩文清的脸色愈发柔和,带了点爱怜的抚摸着叶修的脸,那张经常露出嗤笑表情的脸现在只剩下性感,眸子里像是有水光一样盈盈荡漾,几乎无法把现在的叶修和平时毒舌嘲讽的叶修联系到一起。

能看到叶修这幅模样的,只有他。韩文清想到这点,身下不禁又硬了几分。叶修向上瞥了他一眼,像是嗔怪的表情让韩文清呼吸一窒。

叶修没有一口吞进去,而是从上到下一点点吻下去,偶尔伸出舌头舔舐一下,双手也没有闲着,忙着抚摸韩文清身上的腹肌,不知道为什么,他格外喜欢肌肉这种坚硬但是又温暖的触感,就像韩文清,表面冷漠不近人情,内心的火热却从未曾褪去,甚至越燃越旺。

一开始,他们是对手,是宿敌,无论什么都要赢过对方,都曾站在兵王的巅峰,只不过他最后选择了迂回,用另一种方式来证明自己,而韩文清则是选择了一往无前,虽然二人选择道路不同,但这并不影响叶修欣赏韩文清,就像韩文清在意他一样。

在叶修的花样之下韩文清也很快缴械,同样没有卫生纸的情况下叶修选择将那点精华渡给韩文清,后者自然面不改色的吞了下去。

做完这一套的叶修显得有点疲软,韩文清坐了起来,脸上还是那副不动声色的模样,叶修靠着韩文清的肩膀,拍了拍他的脸颊,抿唇笑道:“怎么样,自己那东西的味道是不是挺好。”

“没你的好。”叶修大笑,他知道这大概是韩文清所能说出最动听的情话了。

                                                             ——End



关系到军队的事情请勿较真【。】就当它是一篇肉文吧【。

评论(14)
热度(236)

© 墨玉清欢 | Powered by LOFTER